首頁 - 新聞動態 - 行業動態
振華港機總裁管彤賢:世界港機霸主覬覦新疆土
【字體:
2009-6-1 15:36:46
已閱讀 1080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 為什么振華港機人有底氣向CNN發出抗議,提出挑戰?為什么振華港機能沉著應對金融危機,在危機最嚴重時還能保持穩健增長?為什么振華人敢于冒著生命威脅,和拿著自動步槍和火箭筒的海盜用最簡陋的燃燒瓶對抗?
  要回答這些問題,我們最好先了解一下振華港機的創始人管彤賢。
  

 

  
  整整一年,振華港機一直為聚光燈所包圍。
  一年前的4月18日,一封署名為“上海振華港口機械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4萬職工”的公開信,在振華港機公司網站首頁刊登,表示對CNN主持人卡弗蒂辱華言論的強烈憤慨。公開信以振華港機的產品已布局美國東西海岸各大港口為例,警告“CNN,如果敢再次叫囂中國產品是‘垃圾’,我們會立即在美國請律師以誹謗罪起訴他們”。振華港機成為當時第一個向CNN發出公開叫板的中國企業。看到這一公開抗議后,無數國人網民為之一振。
  一波未平,振華人又成了反抗索馬里海盜的英雄。去年12月17日,“振華四號”輪在途經亞丁灣水域時遭武裝海盜襲擊,在海盜登上船舶主甲板極為不利的情況下,全體船員沉著應戰,經過長達5個小時的對峙最終逼退海盜,保護了船員生命安全和船舶財產。這一壯舉,一時間成為當時世界輿論的焦點。
  在過去的一年里,幾十年不遇的世界金融危機愈演愈烈,許多跨國巨頭、金融大鱷遭遇嚴重沖擊,許多企業甚至因此被政府托管而破產,國內多數外向型企業也面臨嚴峻挑戰。但振華港機卻是個例外。盡管產品以出口為主,但2008年振華港機不但沒有衰退,反而奇跡般實現了快速增長。根據今年4月9日發布的年報,振華港機2008年度凈利潤超過25.5億元,比去年同期增長22%。
  
  59歲的創業家
  管彤賢是在1992年創辦振華港機的。那一年,管彤賢年已60差一。他自交通部工廠司悄悄地“下海”了,――從京城來到了上海。
  在這之前的前半生,管彤賢可謂命運坎坷。他也一直不想提及往事。當然,管彤賢把1992年以后的日子,看成自己人生最開心的時光。
  那一年,管彤賢帶著從上海港機廠過來的設計、質量管理、生產以及市場等部門的十幾個人,就在緊貼著上海港機廠的浦東南路上租用了幾間簡陋的辦公室。就這樣,在年屆退休之齡,管彤賢開始了艱難創業,同時也開啟了振華港機圖謀世界港機霸主的征服之路。
  振華港機成立之初,管彤賢就立下一個誓言:世界上凡是有集裝箱作業的重要港口,都應該有中國生產的集裝箱機械。
  盡管17年后的今天,這一目標早已成為現實,但在當時,很少有人能相信這樣的誓言能成真。
  上世紀90年代初,世界上大部分港口機械訂單都掌握在日本、韓國、美國和歐洲大企業手中,中國港口用的也幾乎都是洋設備,核心、關鍵技術都被國外制造業巨頭把持。國內的生產企業缺乏設計能力,生產水平低下,造出來的產品還不如外國的淘汰貨。
  但是,管彤賢偏不信邪。
  1992年底,加拿大溫哥華港決定要一臺集裝箱起重機,憑著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豪氣,振華港機依靠價格和售后服務承諾的優勢一舉中標。
  管彤賢回憶,當時生產集裝箱起重機的跨國公司有許多,日本三菱、三井和石川島,德國的克魯伯、諾爾,韓國的三星、現代等,這些企業占據了全球95%以上的市場,而振華港機創辦才不久,沒有顯赫的業績,只有14個人、100萬美元資金而且來自一個港口機械主要依靠進口的國家,能在列強中殺出一條血路并不容易。
  振華港機像制作一件工藝品制造了這第一臺起重機,凡自己做不好的關鍵配套零部件,一律采用世界名牌。因此,這個第一單沒有為振華港機帶來多少利潤,但為振華港機贏得了好名聲。
  在隨后的幾年里,其他國家資深的同行們為振華港機的出現頭痛不已:他們不可能擁有振華港機低廉勞動力的優勢;更要命的是,在集裝箱機械這個產品技術和生產方式廣為人知的領域,振華港機總能迅速地模仿和復制同行們的產品,并且有所創新。沒有采購商能夠擺脫價廉又物美的誘惑。1993年,溫哥華又從振華港機買走一臺設備。1994年,振華港機在美國旗開得勝,邁阿密港一次性訂下4臺產品。
  從此,在港口機械的各個競標會上,都可以看到振華港機的身影。從新秀到行業領導者,振華港機并沒有用太長時間。1998年,振華港機就超越列強,以世界市場1/4的占有率成為集裝箱機械行業領袖。到了今年初,振華港機的集裝箱機械市場占有率已達78%。
  
  創新與用人
  2008年7月,荷蘭鹿特丹港舉行了世界上最先進、規模最大的集裝箱自動化碼頭――Euromax的開港儀式。鹿特丹港方邀請了1400多位全球海運和港口業界的貴賓出席。這個年吞吐量達230萬標準箱的自動化碼頭,日常只需要50名員工管理運作。
  人們在現場看到了一處處ZPMC銘牌,才知道如此高程度的自動化其實跟中國人分不開。是的,總價超過2億歐元的全部76臺自動化設備,16臺集裝箱岸橋、58臺軌道吊和2臺鐵路吊車,全部由振華港機建造。
  17年前,當振華港機剛剛敲開國際市場的大門時,還要憑著勞動力優勢打價格戰,但今天卻不需要了。競標時,奧地利一家集裝箱起重機廠的報價比振華港機低5%-10%,但鹿特丹港方還是選擇了振華港機。
  “因為鹿特丹港方更注重的是整體實力。集裝箱岸橋兼具技術密集型和勞動密集型兩大特點。隨著集裝箱船舶越來越大、貨主對船期要求越來越緊、船公司對裝卸作業時間要求越來越短,對集裝箱岸橋的效率要求越來越高,”管彤賢解釋,鹿特丹港方認為,振華港機的產品值那個錢。
  振華港機之所以能做到這一點,是因為它目前已代表了世界集裝箱機械的最高和最新水平,除了原有的勞動力優勢外,振華港機還具備了技術優勢。總共29項世界領先的技術,200多項專利,讓振華港機占據了全球集裝箱起重機研制的制高點。
  不僅僅是創新,管彤賢用人的高妙,也更為人所道。
  在眾多企業看中高學歷人才的時候,振華港機卻一直以“英雄不問出處”,作為用人標準。在人才戰略上,想法多、點子多的管總也有一套“振華哲理”。
  重學歷但不能唯學歷。振華港機的企業隊伍有兩類人才,一是科班出身的白領,外語、計算機均有基本功;另一類是有熱情、想得出、做得到、有動手能力但無正規學歷的“行伍出身”人員。在管彤賢看來,那些高達數十米、重達數百噸的港口機械,也只有行伍出身的人能鎮得住。
  退休不按年齡劃線。在振華港機,只要身體好、有本領、工作需要,不按年齡退休,一律留用。“在企業里做一件比較大的事需要5-10年,如果到了60歲就要退,那讓50多歲的人還做不做事?”管彤賢認為,振華港機能少走彎路,和一批經驗豐富的老員工把關很有關系。
  把龐大的農民工隊伍變成產業工人。振華港機的生產一線,使用了4萬名一線工人,絕大部分是農民工。管彤賢多次表示,農民工雖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樸實肯干,振華要通過培訓,把農民工培養成為能工巧匠。目前,振華港機已擁有數千人、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焊接工人隊伍。
  較好的工資與福利待遇和較小的工資差距。管彤賢表示,振華港機擁有4000名白領,他們的人均月收入超過萬元。4萬名農民工平均每月也可以拿到接近2500元,這樣的收入哪怕在上海地區企業中,也是比較高的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振華港機,全體員工的收入比較均衡,即使是公司高管,年收入最高也不過35萬元,管彤賢個人的年收入甚至沒法排在公司前5位。但是,在不追求年收入高的同時,公司通過職工互助組織等形式,在職工患大病,或者購房,或者子女考上大學等需要較大大支出時,給予必要的補助或無息貸款等。
  振華港機的鼓勵和激勵政策也多種多樣,在振華港機,只要有能力,業績突出,就可以拿高工資。
  
  目標海上重工
  港口機械是振華港機的起家產品,也是目前的當家產品。但早在四五年前,管彤賢就已把目光投向了新的領域,世界港機霸主希望能開拓新的疆土。管彤賢對此有這樣的表述:“僅僅滿足于已擁有的礦藏而沾沾自喜者是一個沒有出息的人,振華港機不會自滿于現有的港口機械市場占有率。”
  “我們要‘以鋼制鋼’、圍繞鋼制品做大文章,在保持港口機械和散貨機械的傳統業務的同時”,他強調,“這兩年來我們一直著力于開拓新的產業領域,已經將目標鎖定在大型鋼構橋梁與海上重型工程兩大市場,其中海上重工將成為我們的主攻方向。”
  事實上,目前振華港機擅長的集裝箱機械產業的市場空間約為40億美元,而振華港機已占了其中的3/4以上市場份額,未來振華港機還要保持這樣的份額,但增長空間已有限。而海上重型工程市場規模多達500億美元,這一市場的想象空間巨大。
  管彤賢表示,振華港機重點瞄準海上重工產品并非心血來潮,而是經過長期的深思熟慮的結果。
  首先是市場前景寬廣。隨著當前海底石油開采技術漸趨成熟,以海底采油為主的海上重工業務逐漸增多。全球海上重工市場2007年度營業產值已超3000億美元,而且今后幾年還會逐步增加。“由于這一行業的進入門檻偏高,所以海工產品具有較高的毛利率。”管彤賢表示,海上重工的毛利率已遠超港口機械。
  其次,自身條件也不錯。“公司擁有三大塊鄰水制造總裝基地,其中目前主落腳地上海長興島基地擁有5公里長的近水作業場地、100萬平方米寬大敞亮的室內車間、大起重量的起重機和長達3.7公里重型承重碼頭等優越的生產條件。”管彤賢聲稱,這樣的生產條件在世界上也是罕見的。除此之外,振華港機還有相當的技術研發儲備。
  如今,振華港機已經進入了角色。管彤賢表示,公司已在超大型全回轉浮吊等產品方面打響市場,去年和今年先后有4000噸全回轉浮吊和7500噸超全回轉浮吊各一臺完工交貨,并由廣州打撈局與中海油集團分別成功啟用。這無疑為振華港機今后立足海上重工市場樹立了活廣告。
  振華港機在海上重工市場開拓方面很可能在近期就取得突破性進展,據記者了解,一個與伊朗有關的超級大和同已經進入后期的財務談判階段。
  管彤賢認為,振華港機之所以可以在海上重工領域大有作為,也同身處上海良好的大環境分不開。“上海可發展成未來的世界海工中心,”他指稱,“其一,環境好,留得住人;其二,氣候好,比東北、華北地區多三個月的戶外作業時間;其三,配套好,世界知名船檢、認證機關全在上海有辦事機構或總部。若干年后,專業生產廠(如水下機器人、鉆井機器等)也會蜂擁而至。”
  按照管彤賢的設想,振華港機應在3至5年時間里,在海上重工領域占有50億美元的市場份額,達到振華港機銷售額的50%。正因為如此,公司最近已經提請即將召開的年度股東大會審議更名為“上海振華重工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”。
  管彤賢同當年一樣深信,眼下為跨國巨子們所把持的海上重工大門,終將被未來的振華重工所叩開。

售后服務熱線:400-821-3991傳真(FAX):021-58089966地址(ADD):上海市浦東新區宣橋鎮匯技路298號郵箱(E-MAIL):[email protected]
上海港機重工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滬ICP備12040895號    中環互聯網網站設計制作    
疯狂赌徒2电子游戏